越来越多的硅谷华人工程师在“留在硅谷”和“跳槽回国”之间摇摆。

    越来越多的硅谷华人工程师在“留在硅谷”和“跳槽回国”之间摇摆。

    按照Boss直聘2017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 ,有16.2%的留学生毕业后选择回国到网络行业发展,较三年前提高了3.1%。

    此外,这份报告指出,回国技术人才中,数据分析师成为留学生回国后选择最多的技术类职位,比上一年增幅超过40%。而算法工程师、Python工程师等工程师职位也相较前一年增长超过30%。

    硅谷的神话似乎在破灭 —— 目前在Google工作的张风(匿名)表达了这样的担忧,并把当前的硅谷形容成一列“越走越慢”的火车。

    在硅谷,让人兴奋的创业公司越来越少,融几轮就把公司卖掉是常事儿, 而真正成为了“Big Thing”的Uber和Airbnb,竟然也已经是10年的“老”公司了。

    硅谷人在创业和创新这件事上,变得越来越保守 。越来越多工程师选择了“瘫”在大公司里,拿着高额工资和股份,但却很少拼命工作,更不愿意冒着大风险去创新。

    硅谷的活力丧失了,甚至一些硅谷公司开始拿着人工智能打嘴炮。

    “其实近一两年硅谷公司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速度,尤其是大规模应用,远不如中国科技公司快。”今年5月加入头条北美分部,目前担任头条北美AI Lab主要负责人的杨建朝表示。

    在加入头条前,杨建朝曾经在Snapchat担任首席科学家,也是Snapchat建立研究院最早的几个人之一。

    “一些硅谷公司一开始成长很快。但上市以后,(对于人工智能前沿技术的探索)就变得趋于保守。”杨建朝说。

    Snapchat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开拓很大程度上被自己的资金状况和业务规模掣肘,他(在 Snapchat 时)带领的电脑视觉团队很难在公司争取到足够的资源。这也最终导致杨建朝放弃大把还没有兑现的股票,毅然离职。

    “硅谷的公司里,只有Google对研发人工智能最下血本。Facebook也是最近才有一些真正的前沿发展。而其他公司实际上并没有对人工智能的研发抱有足够的热情。”杨建朝说。

    “相比美国,人工智能在中国反而有更多应用场景和发展空间。”杨建朝说目前这个阶段加入那些注重人工智能发展的中国科技公司是非常好的时机。

    而这样的看法和活跃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人李开复不谋而合。李开复也曾公开断言 —— 中美之间在人工智能领域各占50%的时代不但是必然,并且已经到来了。

    “2016 — 2017年,中国风投界投给人工智能初创公司的资金占全球所有人工智能风投的48%,首次超过美国。”他在新书里这样写道,并指出人工智能的发展除了依赖硅谷长久以来擅长的研发能力外,也非常依赖于现实应用和大量的数据积累,而后者却是中国科技公司的强项 —— 单单是手机支付所提供的数据,中国就是美国的50倍了。

现在的中国很像以前的硅谷,每天工作都能感受到活力

    “现在的Google有3万工程师,单就广告方面就有1万工程师。而这1万人每天做的事情叠加在一起也仅仅是把70分的产品打磨成80分。”加入头条22个月后,跃升为广告算法团队负责人的杨晓峰说。

    可想而知,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中,每个人能做的事情非常少。而大的系统往下划分,如果被分到一些小的部门,部门之间又有部门墙,很容易让自己进入一个窄巷子,每天完成着类似的工作。

    在硅谷,很多华人工程师们每天就是10点多去公司,忙一会儿就吃饭了。下午工作几个小时,等到晚饭时间再蹭个晚饭就可以回家了。“如果你说养老,这种日子很完美。但我才30岁。”

    杨晓峰讨厌这种每天繁复工作却没什么影响力的螺丝钉的感觉,终于忍无可忍,在2017年新年一过完,就打包全部家当回到中国,加入了当时只有几个人的头条的广告算法团队。

    “加入头条,做的事情终于是把一个产品从0打造到70甚至是80分。”杨晓峰说回国的这一年多,每天都很有存在感和成就感。

    “中国科技圈像极了很多年前的硅谷 —— 每年都会有新的明星公司,每个月都会有激动人心的新产品,甚至每天都能感受到活力。”杨晓峰用“一日千里”来形容他所经历的这一年。

    “我2017年刚加入头条的时候,那时候主要产品就是今日头条,DAU才8000万,西瓜,火山,抖音等产品才刚刚尝试,用户量都还非常小。但也就一年多,抖音国内日活超过1.5亿,抖音加TikTok全球月活超过5亿,西瓜和火山的增长也非常迅猛…… 所以我从负责头条广告算法,到现在负责的范围也随之变大,所有的流量变现算法我都负责。”杨晓峰表示。

    “这些产品背后是10亿用户。”杨晓峰每每想到自己打造的产品在影响着数亿人每天的日常生活,就感受到满满的成就感。

回中国工作,就面临将与硅谷生活做一定程度的切割

    尽管如此,仍然有一批工程师对于做出回国这样巨大的人生转折难以下定决心。

    孩子的教育是个大问题。一旦工程师决定回国,大部分家庭另一半就需要独自在异乡硅谷承担起照顾孩子的重任。

    “原来觉得一个人带孩子其实也没什么难的。但老公回了国,家里一旦遇到点事情,连个帮忙的人都没有。”一位老公回国加入创业公司,目前独自带孩子生活在硅谷的女性表示。“现在白天完成自己的工作,下班接孩子做饭,给孩子辅导功课,周末还要一个人送孩子上课,几乎已经没有了自己的时间。”

    在这种情况下,不少硅谷华人工程师选择了折中和试水 —— 暂时加入一家中国科技公司的北美分部。

    “加入任何中国公司海外分部前都要了解为什么公司要建立这个分部。”杨建朝说。有些公司自身还没有盈利,就为了做公关,大肆烧钱建立北美分部。等公关宣传过后,融资到位,加入的那些工程师就成了被创业公司利用过的“炮灰”。

    而他之所以选择头条在美国的分部,是看到头条对于技术的执着和国际化的决心。杨建朝表示国际化是头条这一整年的核心战略,也是整个公司技术研发的刚需。

中国国内人才培育越好,海外华裔工程师的机会就越少

    当越来越多的归国华人工程师看到了“回国”的诱惑,他们开始动心接触抛出橄榄枝的中国科技公司。

    他们羡慕节节高升的杨晓峰,却也害怕成为无功而返的人。但成为哪种人,除了各种外因的影响,也和个人的选择分不开 —— 回国这个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

    只有那些像杨晓峰一样,回国前对公司做深入的调查,回国后拼命勤恳的工作的年轻人,才能成功躲开一些回国道路上的“雷”,在那些招兵买马的中国科技公司大干一场。

    不过,国内的人才培养越来越完善,留给华人工程师的机会也就越来越少。一些专门招聘华人工程师回国的跨国猎头表示,现在,可能留给华人工程师“左右摇摆”的时间不多了。

 

上下篇

下一篇: Google推出免费的在线图片压缩工具,帮照片快速瘦身且不失真!

上一篇: 软银将成共享办公室运营商WeWork最大股东

相关文章

英研究:手机屏幕满细菌,比马桶座脏3.5倍

在家里养个家用机器人“阿童木”吧!

日本开发自动抽血机器人

苹果认了!13寸MacBook Pro硬盘有瑕疵,推出免费维修计划!

手机可以充电一整晚吗?常做这5件事,可能把手机或笔记本电脑弄坏!

老任使出新招!Switch游戏主机现在也能用来追剧、看影片了!